饭花那个香

最新饭花那个香

生活太庸常,是不是琴棋书画诗酒花,未能与柴米油盐酱醋茶无缝对接?如两者水乳交融了,那感觉一定很美好。 植物界的煮饭花固然清新,母亲饭锅里开出的煮饭花更是清香哪。煮饭花...

感悟生命

最新感悟生命

前几个月,和姐夫姐姐回娘家看父母,回程路上经过姐夫的绿化苗场,在他外甥阿栋的苗埔场忽然看到一种不知名的花树,只见那一树的黄花开得挨挨挤挤,黄缎一般质感的美,令我惊叹。我禁不住伸手抚摸那花,瞬间那柔软而有弹性的触感令我...

家乡小住

家乡小住

退休后,每隔一段时间便回家乡小住,走走看看,与父老乡亲聊聊家常,少则几天,多则十余天。这次我选择了农历八月。家乡已经入秋,公路两边的田园,荡漾着饱满的稻浪。早上,清凉的北风拂面而至,路...

秋风吹到家乡

秋风吹到家乡

南方家乡的秋天,总是比北方来得慢,时节虽入秋,烈日仍当道,恣意地燃烧着大地。 几阵秋雨过后,才感觉到夏日已去,热气退减;秋天已来,天凉了。 晨醒,步...

请用雪来款待我

请用雪来款待我

“如果你一无所有,请用雪来款待我。”晨起读书,读到这么美好的一句,心顷刻软得似化了。 想起白居易的“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。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。” 古代文人最有雅...

沙土路 水泥路

沙土路 水泥路

鲁迅先生说过:“其实地上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,也就成了路。”这就我以前的家乡来说,太贴切了。家乡四面环海,岛东部全是松软的沙地。沙坡上虽长有稀疏的长丝草,但调皮的孩子用脚一铲,总能铲出...

蟋蟀

蟋蟀

“蟋蟀独知秋令早,芭蕉正得雨声多。”蟋蟀是报秋的使者,在寒露时节一声声漫吟轻唱中,引来数天的绵绵秋雨,给初初露头的秋日添上浓重的一笔,让秋意更浓。 童年时代,没有娱乐...

热评文章

猜你喜欢

热门文章